1. ROTASS首页
  2. 首饰百科
获取钻戒报价,微信号:rotass06

从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窥探珍珠秘密

和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一样,维梅尔(Jan Vermeer)完成于1665年前后的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同样是一副迷一样的巨作。画中少女是谁,她为何戴着异域风情的头巾和大得夸张的珍珠耳环,她的惊鸿一瞥想要告诉你什么?

这些谜题令人浮想联翩,作为维梅尔的铁杆粉丝,英国女作家特蕾西·雪佛兰在少女脸上看到了戏剧性情节和人物内心冲突,某天早晨懒在床上,她看着19岁时就挂在墙上的画作海报,突然被灵感抓住:“我一直想知道维梅尔对她做了什么,让她有如此表现,现在灵感来了。我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整个故事,而且毫不费力,因为维梅尔已经为我完成了工作。”

在小说版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中,特蕾西·雪佛兰从画作演绎出画家与少女的浪漫故事。2003年小说被搬上荧幕时,主演斯嘉丽·约翰逊年方19,少女的青涩与灵性还写在脸上,虽然电影叙事略显单薄,但镜头强烈的油画质感,以及斯嘉丽·约翰逊出神入化的表演,让整部电影格外动人。

不论油画、小说还是电影,珍珠始终都是最重要的线索。

油画中,珍珠是整幅画的亮点,珍珠的反光也是构图不可或缺的部分。在小说与电影中,当画家拿着少女递来的尖锥,刺过她的耳垂,然后在少女轻不可闻的疼痛呻吟中,把妻子的水滴形珍珠耳环戴在上面那一刻,故事情节和情欲发展被推向推向高潮。

一段关于珍珠的历史

让我们穿越时光回到17世纪。

由于天然珍珠捕捞困难,稀有昂贵,1612年,英国王室立法规定:除王室外,一般贵族、专家、学者、博士及其夫人不得穿戴镶有珍珠的服饰、首饰。在很多欧洲国家都是如此,佩戴珍珠是一种特权。

但是在维梅尔的肖像画里,珍珠是一种惯用工具,他笔下共有11位女士佩戴珍珠首饰。这当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维梅尔生活在17世纪的荷兰代尔夫特,那是东印度公司六大据点之一。资本主义萌芽此时已经茁壮成长,荷兰进入黄金时代,成为所向披靡的海上马车夫。作为世界第一个股份贸易公司,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帆船绕过好望角,经过盛产珍珠的海湾与岛屿,贸易流通让珍珠价格下降,也在白手起家、财大气粗的资本家中流行起来。

所以我们可以想见,维梅尔肖像画的雇主,那些有钱贵妇,也必然是珍珠的追逐者。电影里就有这样的场景,盛大晚宴开幕,女士穿着华服,佩戴着硕大的珍珠耳环与项链。

当然,那个时代的雇主通常要求画家把首饰尺寸画得更大一些,所以画中的首饰通常有些夸张。在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当中尤为明显(虽然这并不是真正的肖像画),据小吴哥目测,少女耳垂上的水滴形珍珠有22mm左右,明显浮夸。

珍珠之美的秘密

“云是什么颜色的?”

“白色的啊,先生!”

“没错,你再看看云里面有什么颜色?”

“有一点蓝,而且也有黄色,还有一点绿。”

这是电影里的一段经典对白,因为懂得,画家与少女有了心灵的共振。而这与珍珠的光学效应是多么相像,如同白色的Akoya珍珠在干涉色的影响下,可以在白色基础上看到粉、绿、蓝的反射光。

维梅尔是处理光影的大师,能够掌握光源对画作的影响,其风格被称为“Vermeer Light”。他在作画时会在单色中加入其他颜色来表现,如事先在画布上涂上不同颜色的色块,接着画上应有的颜色,形成一种“色中有色”的美。

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中的珍珠就是这样,同时用眼白、下唇、珍珠的白色高光实现了光线的交流,让整幅画有一种纵深感,谱写出一曲微妙的光影变奏曲。据说在珍珠的高光来自窗户照射和衣领反射,放大还能看到室内景物的映象。

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对此进行了丧心病狂的研究

“色中有色”亦是珍珠之美的至高境界。珍珠之所以能够呈现这种美,靠得是一种神奇而复杂的光学效应。珍珠在形成的过程中,珍珠质一层一层包裹就像垒砖一样。入射光在珠层及缝隙间的反射、衍射、干涉等作用下,所呈现的最主要的颜色通常就是伴色(即干涉色),而其他的颜色则形成可漂移的彩虹晕彩。

日本真珠科学研究所也对这一效应进行过解释:如果将珍珠层当作一种多层膜干涉滤片,能见到分色镜效果,将光分成反射和透过的干涉色。颜色的产生与光源的入射角度有关系,如果将光源完全贴近珍珠,珍珠下半球会出现反射干涉色。光线射入珍珠层内并在层内扩散,经折射再由珍珠层穿出,产生透过干涉色,在珍珠上半球可以体现出来。所谓珠光宝气是也。

漂亮只在眼前,美则被深藏。珍珠的美不仅在于表面看到的华丽高贵,更深藏在它的皮层下,每一粒珍珠都是维梅尔一样的光处理大师,用那些精妙绝伦的技法,描绘着难以言喻的光与色之美。

 

客服
返回顶部